魂幡

  更新時間:2021-07-03

季聽抱起雙臂,看著女人吃飯,絲毫沒有不安。畢竟,這個人帶著大家孤立她,不讓她吃飯,是沒有良心的吧?

一個房間里的人靜靜地看著女人吃包子,跟著女人對季節進行口頭欺凌。這時候,氣氛都不敢出來,生怕被教訓了一頓。

女人吃完第一個包子,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吐了出來,房間里頓時充滿了臭味。

季聽下意識地用腳趾頭捂住申屠川的口鼻:“少爺,這里太臟了,我們出去吧?!?男伴的小身子那么脆,她怕他會暈過去。

神屠川還沒來得及聞到那味道,他的臉上就蒙上了一層柔軟,帶著淡淡的檸檬香味,和床上那股讓人放松的香味一樣。

他面無表情的捏了捏她的手腕,扔到一邊,轉身就往外走。剛剛吐出來的女人正要松口氣,就聽到申屠川冷冷的說道:“把包子拿出來吃?!?/p>

“……”

于是女人只好端著包子出來,面無表情地繼續吃飯。她吃飯時吐了。她連續換了好幾個地方,吃到一半就昏迷了。

季聽早就看膩了,在申屠川身邊小聲說道:“我們回去吧,站著怪累的?!?/p>

“曹敏昨晚好像做了一個關于公主的夢,這個夢好像是真的??墒钱敳苊舯犻_眼睛的時候,才發現假的就是假的,永遠不會成真?!?申屠川靜靜地看著她,陰森森的。他的眼神,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 季聽頓了頓,似乎很興奮:“什么夢?”

“說起來有點冒犯,”申屠川淡淡一笑,整個人似乎都豁然開朗了,“所以草民還是沒有說出來?!?/p>

” 季聽耳朵里發燒了,冷漠的咳嗽了一聲:“你真無聊,我是來做夢的?!?/p>

“是啊,我真的很無聊?!?申屠川低頭看去。

季聽看了他一眼,淡定的問道:“看來你的夢境還挺真實的,不過還是把現實和夢境分清楚比較好?!?跟穆一起做事她就放心了,所以等這個人醒過來,應該就沒事了。無一例外地躺在自己的臥室里,再加上前一天晚上喝了酒,很多事情應該不會是真的。

“這是理所當然的,”申屠川輕嘆一聲,“草民退休了?!?/p>

“等一下!” 季聽他轉身離開,連忙攔住了他。

申屠川眼中燃起了一絲希望。剛要回過頭來,就聽到她在身后開口:“你回去收拾收拾,我宮今日送你走?!?你不能再讓他留下來,你可以留下一些錯誤的東西。不好了。

“很快?” 申屠川啞聲問道。

季聽笑道:“時間不早了,申屠城等的很著急?!?/p>

“...是的?!?他眼中的光芒熄滅,神屠川茫然的熄滅了。

一走,紀霆就打電話給慕羽和楚炎,商量這次送人。楚炎進屋后,臉色凝重??吹郊炬玫牡谝痪湓捑褪牵骸皩m柳公公來了?!?/p>

季婷愣了愣:“你怎么在這里?” 她救了自己的命,差點忘記了帝君英雄。她怎么現在又蹦出來了?

“還不知道,我們去前殿吧,劉爺爺在那里等著呢?!?楚炎冷著臉說道。每次皇上找太子殿下,都沒有什么好事,估計這次也不例外。

季婷看向項沐雨,就見對方朝她點了點頭。直到這時,他才嘆了口氣,走了出去。木魚和木魚對視了一眼,跟在前廳。

柳公正正等在前殿,見紀霆進了院子,遠遠地迎了上去:“奴婢請太子殿下?!?/p>

“今天劉爺爺怎么會來本宮呢?趕緊坐下休息,再請人泡茶?!?季婷笑著在主位上坐下。

柳公臉上滿是笑意:“別打擾穆大人,奴才現在就走。公主府只是幫皇上傳訊給皇上而已?!?/p>

“有什么事,值得劉爺爺打擾嗎?” 季婷笑了。

劉爺爺拍了拍他的腿:“喂,這不是皇上關心殿下的事,我好幾天不見他了,我要你進宮跟他說說話?!?/p>

“這就簡單了,本宮會跟著岳父進宮的?!?季聽他要換衣服了。

公公流連忙攔住她,疑惑地環顧四周:“嗯,你怎么沒看到申屠少爺?”

“劉公公跟他有關系?” 季婷挑了挑眉。

柳公公看了慕羽兩人一眼,有些尷尬。季聽看了他們一眼,他們立即后退了一步。劉公這才開口:“皇上要你帶著孫屠?!?/p>

“皇上是什么意思?” 季婷心里一沉。

柳公公抿了抿唇。很難說。季聽輕笑,將手腕上的玉鐲取下:“這玉鐲是他幾年前南北游歷時帶回來的,說是和南山玉佛在一起的,是用一塊材料雕刻而成的。我宮不信,戴上可惜了,聽說我公公是供奉佛祖的,我要你做有緣人……”

“不敢當,一個奴才怎么敢索要這么貴重的東西?!?劉爺爺連忙拒絕。

季聽笑道:“柳公公收下了?!?/p>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