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絕對不會是你

  更新時間:2021-07-03

秦啟雙翅一拍,無數的羽毛向刁民飛去。破壞力是巨大的。更何況,他們自己在夜里也很強。如果刁民不開心,他真的會被吸引。刁民已經有了。很多劃痕??森傜鬟€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性子,沒有吞掉刁民??礃幼?,他也是很警惕的。病從口入。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敢隨便吃掉刁民。

刁民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把巨大的錘子。他打算用鍛天錘法,不斷的敲打瓊奇,讓金屬碎裂。刁民不止一次打到這樣的人身上,就產生了金屬的撞擊聲。向上。他覺得很多人都是鐵做的,但是刁民的錘法在第一次攻擊的時候效果并不好。

隨著挨打次數的增多,瓊琪漸漸發現了丑陋。雖然沒有傷口,但刁民被打的地方,很痛。這也說明刁民的錘法是有后勁的。刁民的速度越來越快,瓊奇終于踉蹌了一下,猛地抬起前肢,對著刁民大喝一聲。

沒辦法,刁民的鍛天錘必須要打斷,否則會被打中。瓊琪揉了揉他的肩膀,有些疼。他依稀記得自己在那里受了重傷,現在面對自己的軟弱,刁民實在是太丟臉了。

“我的方法都是能殺了你的。而你的,好像也行不通?!?刁民這才發現,瓊琪的寶物,都是很弱的,雖然他有。我沒見過多少,但那些寶物真的很弱。也就是說,瓊奇吸收的那些寶物,根本就不是頂級強者的寶物。他本該無法擊敗頂級強者的,他沒有得到那種寶物。

瓊奇覺得數量比精度要好。于是他瘋狂的攻擊了一些虛弱的生物,吸收了它們。他覺得那些至寶一定比他體內的原主還要強。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利用這些寶物,一舉擊敗強者。

當然,現實并非如此。如果寶樹真的很弱,那絕對沒有辦法對一些強者造成任何傷害。刁民現在對很多攻擊免疫,但瓊琪不能免疫刁民的所有手段。

“你真以為你能殺我?你看!你打了這么久,我有沒有受什么重傷??!” 秦啟猛地張開雙翼,感覺就像是一扇敞開的門。刁民看著這家伙瘋了。刁民果斷的往胸口扔了一個燃燒的天空,可以將普通的生靈燒成灰燼。

“哇!我美麗的胸毛!” 群奇突然大喝一聲,燃燒的天空和火焰太快了。等他停下來的時候,胸前的白貓毛已經被燒光了,這讓群奇覺得很痛。

畢竟,秘境世界不是正經世界。這里沒有那么多生靈是正常的,或者說,那些生靈就像巨獸一樣,變成了游尸,不死不活的狀態。

又過了半年,刁民大家來到了一個峽谷的入口處。這是他在北季給的地圖上找到的地方。蘇的一切都在這峽谷之中,但要到那里還要走一段路。峽谷很平靜,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不過峽谷兩邊的藥材非常稀少,地精采了很多。

他們進入峽谷沒多久,就到了今天的極限。他們只能找個隱蔽的地方過夜。這個峽谷還是很不錯的,有很多可以藏身的洞穴。刁民咀嚼著藥材,看著峽谷外的情況。白天他還很平靜,但到了晚上就變了樣。

狂風不斷,到處都是碎石,非常的恐怖。整個峽谷就像一個破碎機。若是有人進入狂風之中,就會被撕成碎片。奇怪的是,這些隨風飄揚的碎石并沒有靠近峽谷壁,也沒有傷害到藥材。秘境中奇特的景象太多了,不可能用常人的思維去看這些東西。

晚上的峽谷真的很危險。刁民已經感覺到了很多強大的氣息從洞窟之中穿過。他們不懼峽谷狂風,在這惡劣的環境中尋找食物。其實刁民并不害怕,如果他沒有將距離移動到極限,他還會繼續前進。

太陽升起時,山谷中的風并沒有停止。反而產生了一些霧氣,擋住了其他人的視線。刁民聽到山谷中飄蕩著微弱的沙沙聲,仿佛有許多生物從那里爬來。

刁民等人沒有動,知道太陽升起的時候,山谷里的風停了,霧氣也消失了。周圍的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和昨晚看到的地貌不太一樣,坑坑洼洼的地方還很多。倒是想讓刁民看看昨晚發生了什么。這個地方真的很棒。

“方向還在,只是前方的路好像變了……”刁民打開機械面具的鏡頭。他昨晚看到的風景不是這樣的。這只是一個晚上,它改變了很多。不知道里面會不會有更多。什么新危險。

“你要保護好自己?!?刁民還沒走,就已經將隕天劍取出來了。刁民無法忽視昨晚那細細的沙沙聲。他擔心那些生物很強壯,即使它們不是。強,會有很多數字。

刁民這次走得很慢。這次他沒有關掉熱成像。他一直注視著周圍。他現在必須更加小心。萬烏素原本是一種極為珍貴的藥草,生長在這峽谷深處。,肯定會有很多危險。

峽谷中,有一只巨大的蜥蜴趴在巖壁上。它正在尋找周圍的事物,就像在尋找食物一樣。這種生物,確實應該屬于秘界。它應該已經在這里很久了。智慧似乎不是很高。這種生物在這里還能保持自己的神??志,也就是說它們屬于秘境的解釋是有道理的。

如果你想通過這里,你必須殺死大蜥蜴。刁民看到眼前這生物的骸骨,猜測這是巨蜥的杰作。畢竟這么大的生物,他肯定吃了不少。

走近一看,刁民可以看到那只巨大蜥蜴的真實面目。他身上覆蓋著紫色的鱗片。他的舌頭很長,爪子很鋒利。就連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很強,看來實力也不弱。除了這只紫色巨蜥之外,這片區域沒有其他生物。很明顯,它掌管著附近的生物。

刁民從地上撿起一個骷髏頭,猛地扔了出去,聲音傳來,吸引了紫色巨蜥。巨蜥看了看那里,然后緩緩的將目光移到了刁民的身邊??磥硭膊簧?,知道頭骨是我白癡扔的。但刁民并不打算給巨蜥任何反應的時間。他瞬間騰空而起,仙道火附在天隕劍上。

巨蜥的反應速度,遠超刁民的想象。它猛地轉過頭,巨大的舌頭朝著刁民撲了過來。上面有許多倒刺,上面似乎有毒氣之類的東西。天隕劍原本是想打在巨蜥的背上的。刁民為了擋住舌頭,只得將劍一偏,砍向巨蜥的舌頭。

巨蜥的舌頭很硬,天隕劍觸碰,濺起火花,但只是一瞬間,天隕劍就斬斷了巨蜥的舌頭。巨蜥收回了舌頭,鮮血不斷的流出,腐蝕性的血液腐蝕著地面,發出嗤嗤的聲音,甚至還散發出極難聞的氣味。

鳳鳴欣趁著巨蜥對刁敏的注意,猛然發動了攻擊。巨蜥沒有察覺,卻被鳳鳴欣的舉動給打中了。它從巖壁上掉下來,砸在地上,不斷的抽搐著。. 火焰對它的傷害很大,被烤的皮會碎。

刁民從巖壁上跳下來,以巨蜥的下落速度猛戳巨蜥的腹部。巨蜥的腹部爆發出火焰,將他活活燒死。巨蜥還有實力,但在刁民的碾壓狀態下,根本就沒有辦法表現出來。

“太神奇了……你們兩個的配合真是越來越好了?!?在石頭后面狼吞虎咽,看著刁民和鳳鳴欣,他們在一起,無論是主動攻擊還是快速偷襲,最后的化妝。,中間沒有停頓。

刁民等人還沒清理巨蜥的尸體,一群人忽然從峽谷深處沖了出來。他們看著刁民和鳳鳴欣,顯得十分興奮。他們高興的把刁民和鳳鳴圍了起來。

他們看起來不像人類,但看起來更像人類。仔細一看,刁民發現它們更像是昆蟲,也就是說這個種族是蟲族。至于蟲族,難怪在刁民殺死巨蜥的時候,他們會如此熱情地靠近巨蜥。

“謝謝兩位英雄,是你們救了我們的族人,殺死了這只巨大的蜥蜴,我們被這只蜥蜴困擾了很久?!?一個很老的蟲族很客氣的對刁民說道。其他蟲族人在不停地采草,那些應該可以作為他們的口糧。

“你不用客氣,我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什么種族?” 刁民看著眼前的蟲族,似乎有些奇怪,不是什么蟲子。

“哎……我們其實不是一個蟲族,你們一定注意到了,我是螳螂,還有其他蟲子,本來是屬于他們自己的種族的。后來一堆種族來了,我們就“是的。一擊之后,剩??下的蟲子都聚集在了這里。要不是巨蜥,我們早就過上了好日子?!?老螳螂看起來很憂郁,看起來很餓,他在和刁民聊天的時候一直在吃草。

“能不能告訴我,具體是什么情況?我想知道的是突然來的種族,是什么種族,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幫你?!?刁民收走了天降劍??粗象?,老螳螂猶豫了。他在考慮刁民的實力,能不能與那些壞人為敵。

老螳螂說話了。其他蟲族都圍在老螳螂身邊,開始議論著這些事情。刁民聽了之后,臉色微微一變,變得非常難看。他聽到了不好的聲音。突如其來的種族,竟然是蝗族。他們是一大批令人發指的蝗蟲。不管是峽谷的狂風,還是濃霧,都是他們帶來的。在此之前,他們將掃蕩峽谷。他們不吃那些藥草,不吃那些生物??恐@個方法,讓自己的族群變得越來越強大。

鳳鳴欣察覺到刁民的異樣。刁民很生氣。他的拳頭緊握,鮮血直流,身上的雷霆傷勢開始顫抖,雷電也變得躁動起來。他沒想到,蝗族來到這里,還會繼續迫害其他種族。實在是太丑了。

這種骯臟的種族根本不值得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們不像鳳舞一族,隱居在自己的種族中,追求成為鳳凰的途徑。他們只迫害鳳凰一族,而蝗蟲一族就不同了。他們來到秘境之后,傷害了秘境的原住民,實在是太可惜了。

“冷靜……”鳳鳴欣把手搭在刁民的肩膀上,讓他冷靜下來。刁民也察覺到了他的異樣。新舊仇恨全都爆發了,他實在是忍不住了。高布林走過來,往刁敏嘴里塞了一顆藥草,刁敏咀嚼著,咽下之后,不僅身上的閃電平靜了下來,就連心情也平靜了許多。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