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焜大哥

  更新時間:2021-07-03

這兩天承天府熱鬧極了,門口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楚凌也不讓任何人告訴他,直接帶著馮思北走了進去。還沒走進大廳,就聽到里面傳來一陣爭吵聲:“這些人既然卷入了南康郡王的叛亂,就應該派兵封鎖府邸,嚴禁進出府??!” 說話的人,楚凌微微挑眉。是黃景軒。

另一個人冷冷道:“黃少爺說他們參與了陰謀,但又有什么證據呢?公主無故把人關在監獄里,還封鎖各處宅邸,不妥。 ” 黃先生覺得麻煩還不夠大。嗯?

” 黃景軒不由大怒,“公主將他們囚禁在監獄中,不正是因為他們的叛逆嗎?”

“警官還這么說,有證據嗎?”

“你!” 黃景軒咬牙切齒,但他們并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族長也參與了叛亂。這些族長都是聰明人,不會這么大張旗鼓地卷入叛逆之事。目前最多只有部分將軍直接參與取證,想要其他人的取證需要時間。殿內想起了桓宇的聲音,與黃景軒的惱怒不同,而是笑道:“嗯,景軒,還有……這位徐少爺,都冷靜一下,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嗎?……問殷少爺,朱少爺,你們怎么看?”

承天府尹輕咳一聲,遲疑道:“這……這么大的事情,我怕是做不到,不如先問問陛下和公主?”

徐公子冷冷道:“這種荒唐的事,根本不該提!在老夫看來,公主既然沒有證據證明別人造反,就應該立即釋放她!現在平靖在騷動,不安,這些人再鬧,不知道公主打算怎么好?” 桓宇笑道:“怎么好不是我該操心的事。至于許夫人放人……恐怕這有點不對勁吧?那天,公主被逼進了南康郡王的府邸,這些人做了什么,你難道不知道本王不知道的事嗎?”

徐老爺子得意道:“哦?我還得問問玉流公子,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他們不是剛從宮門口就被公主抓到了,什么都沒做?恕我直言,公主太不耐煩了。有點。朝鮮和中央的同事決定明天寫信給陛下,要求陛下釋放人民。所以……有一個封鎖住所的問題,老夫勸二人三思?!?/p>

” 黃景軒不悅道:“那些人逃了,徐少爺能承擔后果嗎?”

君無歡見拓跋良出來,似乎沒了興趣,轉頭看向明鏡:“走吧?!?/p>

” 明鏡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問道:“去?去哪里?”

君無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沒什么可看的,我們去看看南宮?!?/p>

冥靜猶豫了,南宮雨月有什么可看的?現在這是最重要的事情,對吧?

君無歡道:“一時之間,誰也殺不了誰,自然只能談條件了?!?/p>

明靜道:“要不要等他們說完?”

君無歡道:“南宮宮外殺完人,你覺得怎么辦?”

“殺了宮中的那個?”

君無歡沒有笑,明鏡卻是一瞬間的冷汗。

四處走走,快走。

誰知道瘋子南宮雨月會不會殺了他們,殺了他們作為拓跋氏?

“公子,你是認真的不阻攔南宮雨月嗎?” 跟在君無歡身后,明鏡還是忍不住問道。他見識過不少殺戮,但那殺戮人,連連殺了幾戶人家,就連明景也沒見過多少。

君無歡淡淡道:“誰也攔不住,誰敢在這個時候攔他,就得死在他手里?!?/p>

“那個……那個巖陀鎮……”

君無歡回頭看了他一眼,夜色深邃,眼神復雜難辨。里面似乎有什么極其復雜的東西,又好像什么都沒有。明靜突然不想說話了。只聽得君無歡轉身后微微一嘆,往前走去:“生死與他之間,誰也無法替他決定,我們來得太晚了?!?/p>

他?哪個他?南宮御岳還是巖拓儀?

第527章

南宮雨月覺得,今生今夜,對他來說,恐怕是最享受的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比突然如愿以償20多年更讓人舒服的事嗎?沒錯,自從他媽媽把他從關押的小院子里救出來后,他就更早開始考慮了。所以這些年老爺子總覺得對不起他,但他沒有。

南宮雨月覺得,她心里并不討厭這個老頭子,更不要說云星月這種傻傻可愛的小蝦了。當然,君無歡是個例外。君無歡無論是什么人,都是可恨的。是老爺子給了他實現理想的力量,就算他吃盡苦頭,他也應該有什么理由去恨老爺子吧?看著眼前流淌著鮮血的院子,看著院子里到處都是的尸體,南宮雨月甚至覺得連君無歡在這一刻都會變得可愛起來。抬頭望著夜空,深呼吸了一口氣。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彌漫在空氣中,南宮雨月微微側頭,問道:“還剩多少店鋪?”

伏冷站在他身邊,躬身道:“季少爺,干族拓跋世家有六支,二十四支。除了拓跋梁一支和已經沒落的拓跋星野一支之外,還有四支。還有。一共十七人,其中四人留在了關外,今晚十二人已經清場。這……是最后一人了。不過,現在有六人在宮中,逃過一劫?!?/p>

南宮雨月喃喃道:“所以,我討厭這些大家族,一個接一個,就好像殺不完一樣?!?/p>

符冷道:“你兒子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做好了周全的安排,只要兒子下令,那些人就算在宮中也難逃一死?!?/p>

” 南宮雨月輕哼一聲,似乎對伏冷的話很滿意,挑眉道:“所以,現在宮里就只剩下那群人了?”

浮冷想了想,點了點頭,道:“公子說得對?!?除了宮里的人,拓跋氏的人基本沒有生命了。就算偶爾有魚漏網,下面的人也會照顧,兒子也就不用費心了。

南宮雨月開心的轉身,道:“進宮?!?一轉身,一道寒光從他的袖中射出。地上的一條滑魚忽然睜開了眼睛,鮮血從嘴里緩緩流出。

“哼!”

半夜的上京街道空蕩蕩的,寂靜無聲,走在街上還能聞到淡淡的血腥味??梢钥闯?,今晚的街道并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平靜。南宮雨月一襲白裙,在月光下行走。血淋淋的半夜之后,他的衣服依舊干凈如雪。一道淡淡的銀光灑在他的身上,仿佛有一道淡淡的光暈籠罩在他的全身。仿佛隨時都會飛上天一般。

南宮雨月身邊的侍從,一如往常,一言不發,誰也不敢在南宮雨月面前輕率說話。

這樣的人,本該是可怕的,可是白塔的侍從,卻逃不掉背叛。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