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點兒嚇尿了

  更新時間:2021-07-03

在陳旭改革措施的影響下,皇帝還在朝中多次表揚陳旭,并要求監察部和尚書省開始實行這種聯合辦公方式和分級處置方式。整個法院處理政府事務。速度加快了很多。

第958章

等一切都順著中書部劃過之后,五月底,陳旭帶著天子在朝堂制定了大秦未來的第一個五年計劃。

計劃中有四個項目。

文章:五年之內,稅務農桑稅降低到十一個,以刺激農民養蠶的積極性,全國各地的人能真正讓工人獲得了這樣吃飽穿暖。

第二條 五年內,在全國推廣鐵制農具,還有專門的鐵鍋一戶一口計劃,做到家家戶戶都能吃到炒菜。

第三條 五年內,全國各縣開辦大學、中學,縣內開辦中學。鼓勵富裕鄉鎮和鄉紳開辦小學或私立學校,培養和選拔一大批文人進進。在學制學習后,任縣、鎮、鄉基層干部。

第4條:五年之內,所有的縣市必須建立一個全面的健康中心,并安排醫生,護士和私下招募醫生從咸陽衛生服務中心加入他們制定一個全面的醫療和外科診所,尤其是婦科。,而且還有一個十年的長遠規劃。未來,新的綜合衛生院將擴展到所有縣,并在每個鄉鎮開設綜合診所。

為了應對這個新奇的五年計劃,第一篇文章在與朝廷官員激烈爭吵后終于達成協議,并得到了皇帝的許可,開始實施。第二條鐵農具鐵鍋的實施,要求朝廷和各地??h、縣、鄉官員提供補貼,但鑒于鋼鐵產量比較大,最終還是被批準了。健康中心幾乎沒有障礙。畢竟,擁有完善的醫療設施的保健中心對于確保人口增長非常重要。至于最后一次大規模的學校建設和法庭爭吵最為嚴重。這筆投入雖然不算太大,但在愚民根深蒂固的政策影響下,文武官員和皇上都不是很支持。但在陳旭的一再堅持下,皇帝同意在一些縣、縣、鎮進行試點推廣,五年后見效。

“不,這……這不是羌人……”

多月的人瞬間清醒了過來,羌人根本就沒有這么犀利的攻擊。

“刀~~”

隨著秦軍的攻勢,轟鳴聲不斷。秦軍全都掛弩拔刀。在刀光的映照下,鋒利的軍刀從鞘中哽咽,全都環繞在他們的手臂上。搖搖晃晃,在燦爛的陽光下閃耀出耀眼的光彩。

“是秦是...... ...... ...... ”

看著那熟悉的大秦制刀,一群跟著圖南王沖出來的部落首領,頓時臉色扭曲了起來,在這驚慌的吼聲中,攻勢陣法頓時變得更加的驚慌失措。

“殺~” 英波和一隊隊長持劍怒吼。

此時,雙方相距不到二十丈,圖南王的大軍已經驅散了三千羌族暴民,雙方幾乎可以看到對方的猙獰或恐懼的神色。

說時已晚,短短十多秒,三千秦軍便沖入了越軍之中,如同一群兇猛的猛虎在越氏軍中咆哮殺戮,劍光閃爍。如同血泉一般混沌噴灑天際,伴隨著慘叫聲和驚慌失措,普普通通的無盡騎馬聲向四面八方響起。

“回去~快回去~”

這時候,不需要牽制南王下令最后被看到的兇猛的秦王廷在幾位部落首領又開始咆哮著輪流指揮自己的部落,幾個不同的部落,有的向前有向后的碰撞,南都王的軍隊就更加的混亂了。

“殺,為死人報仇!” 這時候,追趕圖南王的少黨部落也趁著火光,開始戳圖南王的菊花。

在四面八方的攻勢下,圖南王的兩萬部族很快就被擠進了方圓兩三里的地方。敵人從四面八方涌來,包括羌軍、秦軍,還有月氏本人。部落的。

“圖南王,已經無法突破了!” 修秘王看著混戰中不斷落馬的部落,驚恐的大叫起來。

圖南望銀軒的臉色更加激烈。他一咬牙,指了指騎馬在一群精英和皇家侍衛手下的月氏王,喝道:“不處,如果你勾結秦人圍攻同族,你不怕嗎?上天會懲罰你嗎?”

“嗚~~” 越王抬手,身后忽然響起一陣短促的喇叭聲。不久,攻擊王祚萍和王辜夾限制部落停下來慢慢退卻。

聽到號角聲,營部皺了皺眉,下達了撤退的命令。隨著號角聲響起,三千秦兵如潮水般從絞殺中退出戰場,在距離南土王大軍半里的地方停了下來。那時,隨秦軍攻打越國的羌族,只得隨他們撤退。損失比較嚴重,傷亡人數接近一半。

隨著三邊大軍的撤退,羌燃當部落在戰后的混亂中同時也早早退入谷口扎林護盾的山谷中,神色復雜的看著南都王軍的中心。

“南土王,你勾結修密王等人放過茅盾,冒充羌人攻打大秦使團,又不聽王命,企圖造反,所以本王要將你交給大秦使者,帶你去咸陽,交給大秦?;噬弦呀涬E落,快下馬接受投降,否則你將遭受南土須彌等部族的禍害!” 景岳正坐在他的馬,在他身后的風巨大wolfskin脫殼,和所有的王室他周圍的家庭在王凝望Nantu用渴望的眼神。

“不主,你勾結秦人,讓我被月氏相殺,你今天殺了本王,月氏肯定會毀在你手上。勸你不要糊涂,以為靠著你就可以活下去?!鼻?。無憂無慮的……”

“閉嘴~”越王打斷了南土王的話,轉過頭來指了指一旁道:“越族被本王一手打倒,如今萬族萬民安居樂業,知足。這片土地上活著,挑起了帝秦,你要我的岳氏族滅掉?”

“哈哈哈哈~” 南土王不怒而笑,將手中的大劍指向月氏王,然后劍鋒掃過四周被困的月氏武士,“我的月氏始于寒漠,歷經數百年。這就是今天的情況,但大秦不是仁義之國,大秦皇帝滅諸侯統一中原,還滅匈奴和東湖,你看的不是很清楚嗎?如果你靠大秦,我岳家要損失百萬人。大秦的仆人,所有的財寶,牛羊,女人,都要獻給大秦皇帝。你們都是我岳家的兒子,你去嗎?和這個老傻瓜一起成為大秦帝的狗?現在,本王覺得,越皇族是時候換主人了……”

“南都王,你真的要造反嗎?” 左平王大怒。

“哈哈,本王早就看不慣你們這些只喜歡玩女人的家伙了,岳家所有部族都不是你們步初家的奴隸,更別說秦皇的奴仆了。今日本王要造反了……”

圖南王笑了笑,然后臉色一變,看向月氏王的方向,喝道:“賈嵐,你還等什么?你真的要眼睜睜地看著我們被這個老糊涂蟲毀掉嗎?”

“你在做什么……” 剛剛說出南圖賈藍字的時候,月之王就感覺到一股寒意籠罩了全身,轉頭看了兒子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了兩個——一刃短而鋒利的刃口撲到胸口。

“你......你......”王躍志王捂著胸口,指著北川,鼻子和嘴之間的瞬間,你有血液流出。

北河面無表情的短刀被抽出,一股鮮血在北河王身上濺起,月之王身體顫抖著從幾下跳到了馬背上栽了下去,扭曲的倒在地上,沒有了。聲音 。

“賈嵐,你……你怎么敢殺本王?” 圍在月氏王身邊的王族頓時慌了神,一名白發老者驚恐的指著北河王。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