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不相識

  更新時間:2021-07-03

更何況樸素的身上,還流淌著許諾的氣息。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注意力在哪里。他甚至能感受到樸素此時的心情??磥?,偷看他一眼就能讓樸素很開心。?

所以他沒有阻攔,只是想看看他想做什么,卻沒想到他只是一直在用精神力觀察他,誘惑不只是看著他,這讓他有些莫名其妙。

他到底有什么優點,讓他看了十分鐘都不知道去觀察其他地方,看起來那么開心?

既然無事可做,只是看著他,許諾自然而然的打斷了他的注意力,“專心教你使用精神力,別老是分心,試試你周圍的環境,看看你現在能看多遠?!?.”

樸素說擔心自己偷窺被人發現,心里一驚,立馬將目光投向了外面,才發現自己只能看到院子,而看不到院子外的東西。

于是他不好意思地說:“我還是看不到外面,只能在院子里看到一點點?!?/p>

無極點了點頭,他知道這種事情不急,便開口道:“記住我教給你的方法,現在我幫你集中精力,我幫你,讓你跟著我去看看外面的情況?!?/p>

樸素還沒弄明白這承諾是什么意思,正要問的時候,就感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在腦海中涌動,讓他整個人都有些懵。

剛要問,就聽到了低沉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聲說道:“放松,不要反抗,跟著我的節奏走?!?/p>

他們甚至可以打造一對一,或者一對多的戰場,簡直就是輔助系統中最強的玩家。更重要的是,如果你剛剛阻止了蒲公英種子,他們一定是對諾言產生了錯覺。

而且他對承諾的幻覺真的很好奇。如果他能征服致幻蒲公英,說不定蒲公英會告訴他在這個幻境中所承諾的經歷。

想到這里,他也沒有更多的興趣,自然是跟著綠色的腳步走得更快了。結果,當他快要到達當地時,卻意外地發現,當地旁邊站著一個人。

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是諾言,更奇怪的是,諾言身上竟然還有零星的傷痕。

雖然傷勢看起來不是很嚴重,但血跡確實讓樸素的頭皺了起來。

無極顯然也看到了樸素的身影,對方的眼神并沒有像之前那樣瞬間軟化,但依舊是冰冷。樸素的眼中沒有一絲興奮,不禁有些疑惑。

這還是身體造成的錯覺嗎?畢竟之前綠蘿說過,致幻蒲公英里面應該有很多蒲公英種子。

而且一路上,只遇到了兩個錯覺,實在是太不合理了。

而且他覺得,一株二階巔峰的變異植物,應該不會傷到當初的諾言。更何況,這個諾言,他的眼神實在是太冷了,諾諾絕對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他的,好吧!

第127章 127

他想,也許這蒲公英看到他改變了自己的諾言,會傷害到自己,所以現在他又做了同樣的事情,創造了一個與之前完全不同的諾言,想要用另一種方式來對付他。

樸素想得越多,可能性就越大,整個人又恢復了戒備。他對眼前的承諾嗤之以鼻,“同樣的伎倆,你要兩碗嗎?不過你是不是有點小看承諾了?他的能力,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嗎?

就因為一株二品巔峰的變異植物,想害他?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可惜,這一次他說完之后,還是沒有說出他所承諾的。他只是繼續盯著他看。他不禁感到沮喪。這次他怎么不說話了?于是他皺了皺眉頭,道:“別愣了,告訴我,你這次想用什么手段來騙我?” 諾言默不作聲,看著樸素不停的說話沒有回應,眼中的冷意卻慢慢變成了疑惑。

緊接著就聽到他略帶疑問的喊道:“樸素?”

樸素不由冷笑,“為什么?你現在是想裝失憶,還是想按照不為人知的套路?還是要告訴我,你是真正的諾言?那么,你要說?你喜歡我嗎?”

樸素冷哼一聲,把綠蘿叫到了他的掌心,“我可以告訴你,這種招式對我已經沒有用了,我現在就在你身邊。

要么你臣服于我,解決你的幻境。要么讓我親自為你解決,一個是你可以放松,不痛苦,另一個是我不能保證你會遭受多大的痛苦?!?/p>

就在這時,他手中的綠蘿忽然一躍而起,道:“什么,迷幻蒲公英的身體現在好像已經很虛弱了,看來我沒有制造幻境的能力,不然我也出不來直接在你的手心,所以你現在眼前的承諾,應該是真正的承諾?!?/p>

樸素被璐洛的話給嚇了一跳,隨后看向了許諾,許諾的東西看著樸素掌心的璐洛,瞇了瞇眼,然后似乎確定了什么,嘴角終于揚起了一抹笑意。 .

下一刻他走到了自己跟前加快了腳步,樸素從眼前這個諾已經不是真的諾了,他好得有些說不該說的來諾,應對這樣的狀態過來!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人扯掉了,下一刻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然后開心的糊涂了!

既然這個人真的答應了,他為什么要對自己做這種事?他不是一直都和自己保持距離嗎?

不過,感覺自己會被諾言牽著,真的很奇怪,尤其是剛剛確認了自己的意圖。

我感覺自己對這個諾言已經有些激動了,不知道該不該壓抑這種不該出現的情緒,我被他摟在懷里,有些不知所措,對吧?

即便如此,他依然掙扎著想要掙脫承諾的懷抱。太慚愧了。如果璐洛之前沒有告訴他,這個人是真的承諾,他大概會直接想要帶他出去,因為這個人是個虛假的承諾。一只手掌張開。

無極也感受到了樸素的掙扎,終于感覺到了自己行為的不禮貌,于是松開了手,上下掃了他一眼,立刻就看到了我胸口的傷口和血跡。

”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瞇著眼睛問:“怎么疼了?這蒲公英做的?”

樸素想到了自己身上這道傷口的由來,想到了剛才抱在自己懷里的那個人。他臉上的紅暈更深了,連忙扭頭道:“別擔心,傷勢并不嚴重,只是一瞬間。你看看。再說,你不是也受傷了嗎?大家都容易疏忽對不對,提高就行了!”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