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玄水之心

  更新時間:2021-07-03

“嗯,道主,我喜歡喝酒,喜歡吃肉,所以不能跟著你修煉……

沒關系,我們不去道觀修心!

這,道士,我還要娶妻生子……

沒關系,我們在道觀里不重啟。

道師,我不會念經,我也沒有心去念道……

沒關系,你不需要讀經。

道教...

沒關系...”

當蕭毅用盡所有的借口,考慮著要不要靠著青春的力量奔跑時;

27.第27章紫木公子的陰謀

當冬天最冷的時候來臨時,春天就不會遠了。果不其然,隨著盤龍江上厚厚的冰層開始慢慢解凍破開,臥虎山上的第一株小草露出了鋒利的柔情。萌芽時,春天來了;當美麗的花朵在溫暖的春風中盛開時,隱藏在黑暗深處的毒蛇慢慢地從山洞里爬出來……

自臥虎閣“武侯居”開業以來,生意火爆,整個“臥虎閣”都因這種股東精神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隨著越來越多的客商前來武收居買酒,各路商販云集于此,在鎮東門外形成了規模龐大的商貿市場。人越多,賺錢的機會就越多??蜅?、餐廳、足店等一系列連鎖產業如雨后春筍般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只要勤奮,能吃苦,能吃苦耐勞,臥虎閣的人幾乎都能找到生計。.

去年底,大家都發胖了,換上了久違的新衣。飯桌上有酒有肉,大人小孩的臉上都浮現出笑容。過年的時候,臥虎閣的人集體來到小山上。道觀中,祭祀太上老君三人,表示感謝諸神的保護,但感激的目光全都投向了小道士蕭逸。誰都知道,這正是他們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的原因。人們。

……………………

河南岸的盤龍閣里,紫木公子正坐在大堂里很不爽的喝著酒,酒不愁!金銀財富觸手可及!看著每天賺大錢的無守居,眼眶都紅了。為了找到對付臥虎閣的辦法,本著知己知彼的原則,他派出了自己最信任的‘腸管家’詢問消息。

黃昏時分,跑了一天的“腸管家”回來了。胖乎乎的身子全是冷汗,壓著喘氣,跑到紫沐公子面前。當然,也不排除他故意表演的成分。他從不放過在師尊面前展示功德的機會。

“少爺,老三從臥虎閣回來了,武守居的情況我已經打聽過了。酒樓的老板姓梁小玉,是薊縣梁家的第九少爺,一直在臥虎閣好幾次,經營小酒館好幾年,生意慘淡;但從去年冬天開始,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這個無憂酒的秘方。生意變成了很受歡迎,現在一天比一天好!” 呼吸均勻之前,我開始介紹我一天的詢問結果。

“能不能拿到秘方?還是讓梁姓跟我們盤龍閣合作?” 紫木公子聽到‘極顯梁家’這兩個字眼中閃過一抹亮光,顯然他也是很講究的。

“想回公子的公子,恐怕很難,小輩也想嘗試得到秘方,但‘五丑菊’被嚴加看管,所有的制作工序都在后院進行。周圍的院落墻高,門晝夜守,外人根本進不去,哥們買不起,都是臥虎閣本地人,五人互相保護,互相監視其他。沒有辦法開始。

至于合作……難做!現在武收居的生意紅紅火火。薊縣的梁家,背靠梁家。梁家在薊縣名聲大噪。幽州生意多,樹根深,易招招不來。

但不是嗎!…… 少年向長城外的幾位商人打聽,除了梁小玉,這個武收居還有一個老板;不過這個老大幾乎從來不露面,倒是有傳聞說,無守酒的秘方就是這個人拿出來的?!?/p>

“你能找到幕后老板的下落嗎?” 聞言,紫沐公子的桃花眼猛地瞪大,仿佛找到了問題的關鍵。

“我也沒什么頭緒,只是聽說我是個小道士。武守在“三碗不過江!”的酒諢是此人的筆跡。另外,請師父看一看這?!?他拿出一把小斧頭,雙手遞給紫木公子,指著斧頭的柄。

紫木公子拿起斧頭,仔細看了看。刀柄底部有一道清晰的牛頭印記,斧刃發出寒光,明顯鋒利。他從懷里取出了愛得幾乎從不離開的“破軍”。'短刀的刀柄上也有明顯的牛頭紋,與斧頭一模一樣。顯然,這兩者是由同一個工匠制作的。

“你在哪里得到它?” 對于這個意外的發現,紫木公子同樣感到驚訝。

“灰少爺,他在臥虎閣,是牛家鐵匠鋪的手藝。這個鐵匠叫牛紅,幾年前帶著兒子和侄子搬到這里來的,一直靠打工為生。熨燙工藝精湛,用鐵片受到鄰居八鄉的一致好評;但聽說,近幾個月來,一位小神父帶著兒子和侄子臥虎山走得很近?!?/p>

“又是道士!難道這兩者有什么聯系嗎?” 紫沐公子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道。

我不認識這個小家伙。聽說臥虎山上有個小道觀。里面只有一位老道士。他經常給身邊的可憐鬼上藥。名曰“楚臣子”。具體情況很小。派人仔細調查。豬大常鞠躬說道。

“行了,干得好,派更多人手到臥虎閣,仔細調查,有什么事情,立刻報告我;行,你下去休息吧!” 紫木少爺漫不經心的擺了擺手。

“是的,兒子,放棄吧!” 豬腸子一步步退出了大廳。

仔細想了想,理順了思緒,紫沐大師總覺得這兩者之間有某種聯系,卻是進不去。喝完杯中最后一口酒后,他站起身,向著那間屋子走去。屋。.

內殿盡頭的正房,住著紫木公子的父親,名義上的家主,整天病重臥床,離正房還有幾十步的距離,他能聞到一股強烈的氣味。湯藥味;看得出來,老族長差點把它泡在藥缸里。

進了房間,湯藥味更濃了。裝飾豪華的床上躺著一位五十出頭的老者。他的頭發已經花白,額頭被布緊緊包裹著,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形容消瘦。顯然,她深受疾病折磨。雖已是暖春,但她的身上還蓋著厚厚的皮被,還有兩個小丫鬟小心翼翼地端著她的湯劑。

床邊站著兩個人,一個年輕的女人帶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那個女人很漂亮,正所謂;眉如初春柳葉,面如三月桃花,碧水芙蓉。那身姿,再加上少婦特有的魅力,讓人不禁側目。至少,紫沐每次看到,都感覺自己的全身都在流血……而依偎在她身邊的小女孩,更是美得不得了。同樣的,在他頭上梳一個角髻,脖子上戴一個長壽玉佩,顯然是很有價值的。雖然他還年輕,但可以預料,他長大后一定會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這女人不是旁觀者,而是老家主的侄女,紫木公子的堂妹。她比他小一歲。八年前,她嫁給了荊州郭家。她的丈夫郭勇現在是荊州南縣的知府,今年是特殊的歸來。盤龍閣來救親。

今天郭太太帶著女兒去迎接病重的叔叔。這也是她遇到紫沐大師的原因。幾個人互相聊了起來。郭夫人知道紫木大人一定有事要商量,很客氣的退了下去。

來到父親的床前,公孫子牧挑選了莊子最近發生的最重要的話,然后恭恭敬敬地站在床邊,聽著父親的囑咐。陰狠毒辣,卻是個徹頭徹尾的孝子!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