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震驚的記憶

  更新時間:2021-07-03

默默的說完這張賭桌的玩法后,蘇羽才明白,從一萬個號碼中,選出三個不能錯的號碼有多難。他看著幻眼族的兩兄弟,伸手比了下。對比了一下桌子,疑惑道:“你們兩個想要……”

” 默默舉起弟弟的手:“我說過,和哥哥在一起的時候,直覺更強烈!

淡定的少說,也對著蘇羽點了點頭。

兩人握了握手,對視了片刻。沉默之后,他們松開了穩穩的手,取了一張賭臺最少數量的籌碼,扔進籃筐,然后轉身面向賭臺。三個數字被觸動,神念凝聚。

而就在兄弟二人握手的那一刻,莊云州虛海中的神山,也是越發劇烈的顫抖起來。

蒼石驚訝的聲音在虛海中響起:“兄弟二人各有一半‘卜’二字!而且,他們的隱匿之術非常高明,如果兩兄弟不明白使用二字的威力,就算我看不出他們身上的‘字’!”

莊云洲大驚,翻身回答道:“不可能!這字落入天劫世界,化作源咒,只有靈族才能使用,兄弟二人同屬幻眼族。怎么可能他們使用源法術?”

蒼石的聲音里也充滿了疑惑:“這個我不知道,不過兄弟二人,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半的‘卜’字?!?/p>

莊云舟沉默了片刻,道:“我要取回它,該怎么做?沉默和冷靜會不會有什么壞處?”

“月亮?!?圓月瞬間縮小了無數,然后消失在了太陽的光輝之下。

莊云州緩緩掃視著這壯麗的新天界,轉頭看向修士。

方啟靈沒有絲毫的欣喜。他低頭看著跪靈族人,看著他們臉上的熱情和希望,掃過五圣的臉龐,最后回到和尚身上,眼中有些發顫。

莊云州笑著搖了搖頭。

他們都知道彼此的計劃。

潘天說的都是真的。天膜的開啟只能是緩和,天域也只是權宜之計。只有長期妖魔化,才能緩解整個天澤的危機。修士太多了,他們吸收了太多的源力,擠占了太多屬于其他生靈的生存空間,卻只是為了不知道而儲存了源力。什么時候會發生斗爭。

這種源力利用率太低,循環太差。

莊云州不能留在這里,只有聽他講過無數大地事跡的方啟靈才能主宰大局,而莊云州只相信他能掌控天界。

天澤劫因為他的到來,有了新的方向,現在應該親自糾正。

方啟靈明白正直和尚一直以來的內心煎熬。對他自己來說,他不能那么自由地放手。他出生在斯里蘭卡,成長在斯里蘭卡,受益于師友,對這座山河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更何況,他們若是離開,整個靈族,還有他們的親友,都要承受席升的怒火。

將人拉入懷中,方啟靈將人揉入懷中:“求求你,你會回來接我嗎?” 他知道莊云洲這些年是多么想念家鄉。

看著相擁相擁的戀人,蒼石閉上了眼睛。莊云舟回不去了。地球進入了末日紀元,再也無法提供送他回去的能量。

莊云州心知肚明,頓了頓,點頭:“好,我答應你?!?/p>

???

隨著天膜的閉合,莊云舟的身影消失在了漩渦之中。與此同時,大地神農架之中,一名采藥者發現了一個躺在地上的青年。

“哦!這是怎么回事?!”

————

還記得石影的白貓嗎?我埋下了一點伏筆。

這只名叫'小尋(Xiao Xun)'的白色小貓是由鐘升養大的。西流的兒子再牛逼,也不能答應。

第250章:不離不棄

“醒醒,醒醒!”

“莊先生,莊先生,感覺怎么樣?”

昏昏沉沉的思緒,從模糊到清晰的聲音,頭頂耀眼的光芒,讓剛醒的人不由自主的抬起手臂捂住了半張臉。

他的清醒,讓周圍的人大喜過望,再次問道:“莊先生,你現在感覺如何?”

適應了光線的人終于放下了手臂,完整的容貌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周圍的人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不僅是因為醒來后的容貌出眾,更是因為那雙眼睛,竟然是黑金色的,顏色各異!

國安出身的郭衛國愣了一下,才覺得事情越來越詭異了。

整個考古隊在半個月內發生了意外,唯一的幸存者在距離事故現場幾千公里的神農架被發現。原本的短發已經長到了古人的長度,連瞳孔的顏色都變了!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