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云天城主殺到

  更新時間:2021-07-03

最快的辦法就是侵蝕龍脈。刁民一行人趕到了龍脈所在的地方。有龍脈的新城,自然是唯一的龍脈。兩者之間的距離是非常不同的。前面有埋伏,后面有追兵。沖過去是非常困難的。就算上天能夠窺探到整個領主大陸,也沒有辦法避開所有的埋伏。

“我們還有時間,龍脈的守護者有很多,不僅我知道龍脈的重要性,而且很多人都知道。從這點來看,主大陸唯一的希望就是你這個孩子,我的實力,沒辦法繼續變強,但是你可以。如果以前的神王不回來,那么這些敵人都是你的。說起來真的不公平,但你逃不掉。你是這個世界的因果神。,也是最強的存在,如果逃脫,整個世界都會滅亡。

天道很認真,刁民也沒有逃跑的打算。深吸了幾口氣,整個人的精神都提升了不少。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也真的逃不掉。他的因果力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刁民一路上與古生物戰斗。這種感覺就像回到了古代。那些生靈非常強大,戰斗中的壓迫感非常強。緊繃的神經讓刁民在戰斗中的感受更加深刻。刁民是那種在戰斗中比較容易變強的生物。他之所以能夠快速變強,是因為他經歷了太多的戰斗。

“放眼望天,我們暫時沒有辦法離開世界主大陸?!?刁民抬頭。天空灰蒙蒙的,沒有辦法突破。他們被困在世界主大陸,無法返回地球。半年時間,刁民每天都在戰斗,和各種上古生物戰斗。這些家伙與古神的靈魂相連。殺死他們后,他們很快就會康復。刁民害死他們,直接逃走。這個過程很累很辛苦。

“為什么……你擔心我們的兒子?” 藍洛因看著刁民。這時,刁民露出了老父親的滄桑。他原本以為自己的兒子可以不打架了,可你怎么覺得現在的戰斗還是一樣的。非常兇猛,遠古生物威脅著整個宇宙。

刁民嘆了口氣。他真的不想經歷這些。也許做一個普通人會更好。地球上的人類甚至不知道遙遠的宇宙正在爆發一場可怕的戰爭,這場戰爭決定了。世界的生存。

“別擔心,他會沒事的?!?藍洛因輕輕握住刁敏的手。上面有打斗的傷痕。傷口出現的太頻繁了,刁民不滅的火不會太大。我會盡快修復自己,這些疤痕不調理是不會消失的。

“快到了?!?天道看著遠方。新城附近有大量的遠古生物。城墻倒塌了,但還有人守著。刁民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當時守衛著海陵。城里的人,今天還是來守著新城的。

天煞突然施展異能,混亂,周圍所有的規則都無法使用,只能使用混亂,用異能攻擊刁民,刁民也不怕,連腳步都沒有挪動。. 一個個都隔著無數的異能壁壘砸在了天煞的臉上,這一拳讓天煞想起了第一次和刁民的交手。

戰斗的時候,他本來是有優勢的,但后來優勢越來越小,直到沒有優勢,刁民甚至有超越他的氣勢,第二次也是如此?,F在是第三次了,完全不一樣了。天沙一開始并沒有優勢。反倒是刁民徹底碾壓了他,無法像刁民那樣將優勢拉得更近。相反,刁民給他的感覺,卻是越來越強烈。

“你這是什么怪物……” 天煞真的徹底失去了戰斗的信心。不這樣打,他的第十命不是巔峰,而是第九命才是巔峰。他說他是無敵的存在?這不是謊言嗎?第十輪他的世界回到兒子現在那么蒼白虛弱,看起來那么虛弱,他的修為就像裝飾品,基督徒沒有力量狀態。而刁民,是真正強大無敵的存在。

“你可以說我是怪物,但這些都是別人造成的。我本來想過普通人的生活,身邊的人總想把我推到死胡同,為了生存,我一定要不斷變強,變強,讓周圍的人都殺不死我,畢竟是周圍人的壓力讓我變得如此強大。而你天生就有很強的天賦,你的修為” 水平不怎么樣,自己修煉起來,自然就不會知道戰斗的殘酷?!?刁民看著天沙,眼神很復雜,但更多的是同情,他同情天沙從出生開始就被人利用,他可以正常生活,慢慢成長,卻被剝奪了慢慢成長的權利.

“你胡說八道!別在這里說虛張聲勢!我父親……他……他不會騙我的,我是天子,這個世界是我的!” 天煞已經很小了,聽到刁民的話后,身體開始微微顫抖,甚至想哭。

“他真的是你爹嗎?你的種族不一樣,他怎么會是你爹?頂多是你的養父,你親生的爹,不知道怎么回事,別沉迷了,有不是混亂,它只是在占你的便宜?!?/p>

“不可能……”天煞坐在地上,看著地面。他不敢抬頭看刁民。他怕刁民說些花言巧語來欺騙自己,刁民不屑做這些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煦缭趺聪氲?,他應該是想要得到主世界的整個大陸,如果所有混沌生靈都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殺帝君,只不過他們的手段會有所不同。

“不信,你可以和無相混沌對決,畢竟你現在打不過我,你的命在我手里?!?刁民半是威脅的說道,天煞猶豫了,他害怕真相,但又想知道真相,他最終還是跟了刁民。

任刁民想不通。在二十一層,有很多混沌生物在等著他。刑天和妖王下去,卻是一群混沌生靈來襲,而主要的目標卻不是他刁民。這是一個神。

天煞被混沌生靈襲擊。他沒想到?;煦缟镆恢碧幱跓o相的混沌之中。天煞猶如無相混沌,與混沌生靈十分親近。但是現在被攻擊了。他,這讓他真的開始思考刁民對他說的話,他真的只是一個工具。

刁民注意到,這些混沌生物撲向天煞,并沒有立即殺死他,而是不斷吸收他的力量。天煞境在衰落。就這樣,天煞陷入了無相的混沌之中。在眼中,無非是一種能量儲存。

劍意飄蕩,混沌生靈被擊落于地,仙道火立即將他們一掃而空。這是刁民做的。他不能坐視天煞被吸干。他不斷地殺戮混沌生物。這些混沌生物層出不窮,有的直接無視刁民,去吸收天煞的修為。顯然,是無相混沌讓他們這么做的。估計天煞能打敗刁民。天煞被吸收了,或者猜到天煞打不過刁民,他沒用,拿一點讓他變強。

天煞被重創,蹲在刁民身后瑟瑟發抖。刁民感覺天煞的修為在不斷的下降,快要跌出神界了。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掉出神界是很危險的。如果運氣不好,你的身體和精神會被當場摧毀。運氣好的話,可以活下來,但是以后的修行之路,肯定會異常艱難。

“你為什么要拋棄我……” 天煞喃喃著,聲音很是悲傷,正是這種聲音讓刁民心中燃起了一股不知名的火焰,天界劍突然出現,一條巨龍出現在他前面。所有的混沌生靈都被粉碎成碎片。周圍的一切都變得很安靜,只有刁民和天煞的呼吸聲。

第478章

周圍彌漫著很濃的煙味,到處都是沒有完全熄滅的火焰,整層樓都沒有任何生物存在。天煞此時蹲在刁民的身后,依舊無法接受眼前的局面,他不甘相信無相混沌拋棄了他。

天煞的修為一落千丈。這時候的他,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刁民幫他維持神級。在鎖妖塔中,沒有神級實力,繼續下去,是很危險的。往下走,即將到達最低層。你面對的敵人是無相混沌和遠古諸神。諸神若不能自保,那就很麻煩了。

刁民想等天煞放慢腳步繼續前行,可天煞摔在地上哭個不停,刁民再也忍不住,一腳踹在天煞的屁股上。

“一個大男人哭成這樣有什么用?再說,在這里哭有什么用?反正,做點什么!” 刁民實在受不了了。天沙的心理素質真的很差,這就是他。之所以把無相混沌當真,讓他知道自己被遺棄的時候,直接崩潰了。

而此時的天沙,就像一頭不怕開水的死豬一樣趴在地上。刁民只好把他拖走。二十一層的后半部分,還有一些混沌生物。也就是說,無相混沌對天煞還是很重視的。然而,這些為天煞準備的敵人,全都成了刁民的敵人。刁民將另一只混沌生物燒成灰燼后,扭頭一看,忽然發現天煞正在逃跑。

天煞見刁民發現自己在逃,忽然起身,一言不發地跑了出去??上?,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算不了什么,刁民毫不費力地抓住了他。惡靈又像一只散漫的兔子,一動不動。

“我說,你沒啥意思,還想著跑來跑去,不敢面對現實嗎?不就是一團亂麻嗎?被拋棄了怎么辦,不行沒有他的成長怎么滴?” 刁民邊走邊說,天煞什么也沒說,讓刁民自責,他不明白刁民為什么要幫他,顯然他一直想奪走刁民的唯一性命,最后,刁民在救他,這是什么?你是故意笑話他嗎?

“你不明白,你不明白……”天煞在那里說著。刁民最不喜歡聽到的就是這三個字你聽不懂,好像他對別人很了解似的。刁民很不高興,直接把天煞往地上一扔。天煞一驚,以為刁民突然臉色一變。

“我不懂你,你也不懂我,你現在就老老實實的替我跟著我,不然我會讓你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痛苦?!?刁民不是在說謊,他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在殺死天煞的前提下,折磨天煞。

天沙不再說話,沒有逃跑。他真的不知道刁民的過去,但之前的戰斗中,刁民也說過自己的過去不好,說不定真的很慘。天煞一開始覺得很難過,現在想想,又覺得很討厭無相混沌。他現在很想問問無相混沌他在想什么。他現在的境界雖然沒了,但那刁民不就是在嗎?

天煞突然邁出六親不認識的步伐,刁民著實吃了一驚。天煞一哭一笑,簡直不可理喻。然而,天煞眼中的一絲悲傷卻逃不過刁民的眼睛,刁民發現了自己的痛苦。

“WHO?” 在二十一層的門口,有一個巨大的生物。他蜷縮在那里,就像一個自閉癥的天煞。刁民看著天沙,天沙還有些不好意思。頭頂上,刁民笑了笑,天煞還真沒那么難看,畢竟他只是一個經驗太少的生物。

刁民感受著眼前這個巨大生物身上的混沌氣息。不用說,這家伙是從無相混沌中釋放出來的生物,但似乎實力很強。這種生物只能被打敗。

面對刁民突如其來的攻擊,這只巨大的生物并沒有任何恐懼。而是不慌不忙的站了起來,任由刁民的一拳打在了自己身上。巨大的鐘聲響起,刁民被震住了。非,這是刁民沒想到的,這家伙會用聲波反彈傷害。他握了握他的手,非常震驚。

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免费大片av手机看片_一本之道高清无码视频